刮刮乐奖金|刮刮乐一本有几个大奖

他們為啥逃離華為?有人熬不下去了,有人稱領導垃圾,有人被勸退

發布時間:2019年10月31日 10:10    發布者:eechina
關鍵詞: 華為
作者|市界 秦海清

編輯|老拿

毫無疑問,華為是一家令人艷羨的全球超級企業。

作為中國最大的民營公司,華為掌握全球領先的5G技術,是國際領先的信息與通信基礎設施提供者,也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生產廠商,為員工支付頂級的薪酬。種種光環加持下,華為引無數求職者心向往之。

盡管如此,華為依然仿佛一座“圍城”:外面的人想進去,里面也有人想出來。

據挖礦大叔不完全統計,2019年以來,有近1000人在華為心聲社區發布“國際慣例”帖子。所謂“國際慣例”,就是華為員工離職時最后的留聲。有華為人通俗地解釋稱,國際慣例=GJGL=趕緊滾了。

對于一個有19.4萬員工的企業來說,1000人多乎哉?不多也!何況人來人往,實乃常態。

可究竟為何,這1000人選擇離開?


“實在熬不下去了”

入職華為前,HWA在互聯網公司工作,工作比較獨立、涉及面窄,而在華為工作要涉及無數的部門和人。更讓HWA接受不了的,是華為的工作強度。“單休,平時回家基本12點,根本沒有自己學習提升技術的可能,身體一直處于疲勞中,現在回家爬個樓都氣喘吁吁”,他在“慣例貼”中稱。

這樣的狀態不是HWA想要的,“很痛苦,沒有以前工作順手”。于是,HWA離開了華為,還是想回到互聯網公司去。

華為經常加班讓HWB很無奈,他認為工作不是全部,家人更重要,“最近幾個月戰時狀態加班更多了,晚上回家兒子都睡了,早上走的時候有時兒子還沒醒。”

HWB離職時告誡同事,“一定注意身體,公司少了你可以馬上招到人頂替你,家庭少了你頂梁柱就沒了,一個家庭就毀了。”

HWC因人生理想來到華為,國慶后,他大病一場,元氣大傷,感覺自己沒有足夠的精力繼續奮斗。盡管他在華為才待了99天,他很快就“悟道”了——第一位身體健康,第二位才是升職加薪、脫B入A。

HWD在華為已經工作7年,本來可以再熬一年到保留股票退休的,“但是實在是熬不下去了,生理預警要求離開。”他承認華為的待遇高外面一大截,“工資是零花錢”說法不假,“但是不同階段,人追求的東西不一樣了。人生下半場拼的是身體,健康最重要,老婆孩子熱炕頭最重要。”

因工作強度過大導致身體健康狀況不良,在離職華為的人群中,不勝其數。

該退休了或者想通了

HWE今年40,在華為奮斗了10年,入職的時候,他就給自己定了一個小目標——能夠在華為安心工作到退休,現在算是實現了。

“新老代謝,必要也必然,我們奮斗過,我們把青春播散在這里,這就夠了,革命尚未成功,留下的同志繼續努力”,HWE說。

HWF1998年大學畢業就進了華為,一直干到退休,到考勤截止那天,他在華為工作的天數定格在7775天。不退休也不行了,HWF說自己40多歲,身體早已亞健康,腰疼、頸椎疼、容易疲勞、失眠、神經衰弱等等,他建議年輕人要愛惜身體,不要到了年紀大了才后悔。

HWG已經在華為工作14年多,本來想“功成身退”,他的合同也還有幾年,想著特殊時期再多出點力,還想以華為人的身份見證“晚舟歸航”。但他還是想通了,“公司是一輛列車,不同的站上不同的人、下不同的人,不是車上所有的人都會跟著列車前進,人的一生總歸要換乘幾次不同的列車。想清楚了,就順其自然的想要下車,多坐了半年,不能再等了。”

在華為待了8年多的HWH,今年3月剛剛續了4年的合同,又考慮到自己前途渺茫,還是主動提了離職,主要原因是個人不夠強勢,難有出頭之日,“趁著年輕,還可以去外邊闖蕩一番”。

因為平庸而被勸退

不是所有人都能平穩“下車”,有華為員工是被勸退的。

2017年,HWI以應屆生的身份進入華為研發部門,兩年多來,從未升職加薪,做著邊緣的工作,“得了連B,平庸勸退。無能為力,無可奈何。”

HWJ正寫著代碼,一個電話就直接“被慣例了”,“入職三年,績效一般般,屬于撲騰著前行的普通孩子。個人認為成長非常明顯,也即將負責核心任務,可是指標來了。”

在華為工作3633天,無A無C,HWK也因為平庸被勸退,“反思自己,身體一直很辛苦,思想一直很懶惰。”

HWL本來想著合同到期不續簽,“但今天績效公示翻看了半天,沒有我的名字。太出乎意料了。”他想起為了今年公司遇到的困難,春節回家的機票都臨時退了,給兩年未見的老父親請假;為了BCM,連續兩個月沒有怎么休息,一個人承擔了以前幾個人的活。

“以為可以好聚好散的,萬沒想到是這樣。”HWL說。

還有33歲的HWM從小廠社招進入華為,工作幾個月后,轉正沒通過,直接“被慣例”了。

“領導垃圾”

不乏有華為員工因上級領導“垃圾”而離職。

HWN40多歲,社招入職華為8年來,混得很一般,續簽合同時他婉拒了,因為不想再憋屈了,“ 一些心胸狹窄的小領導就不用跟隨了, 他有的是辦法逼你走的。 祝福華為挺過難關。”

HWO的“慣例”留貼只有一句話:在華為遇到垃圾主管就趕緊換崗,同樣一個人,在不同的主管下會有不一樣的成績。

HWP離職時把大小Leader都吐槽了一下,“小Leader只知道維護自己的利益,不考慮兄弟們,張口閉口‘兄弟們’,有鍋‘兄弟們’抗,有功勞自己上,本來不錯的部門被他一手牌打的稀爛。”

至于大Leader,就知道“畫大餅”,“你去年和前年年會畫的餅還沒吃完呢。管理手段總結起來就兩招:發脾氣+兄弟們加油,呵呵。”

領導不盡然“垃圾”,也有不少員工感念領導有恩。

HWQ說,“可能真的是命好吧,感覺周圍的同事主管都挺好的;導師再忙,也會幫助協調資源,也會認真解答問題,主管也會很耐心的和你溝通。”

復雜的華為內部

離職華為的員工中,多數人感覺華為內部太復雜了。

HWR總結道,“坑太多,人太雜,老實人容易吃虧,新人容易背鍋,人心復雜,大部分自私自利。社招過來的新人就是背鍋的,主管不行,拿新人開刀,還連續幾次。對這里極其失望,傳說中的大平臺,一團糟,宮內斗,越來越浮躁。”

除了錢給得到位,在其他方面HWS不覺得華為是“一線大廠”——1、公司在軟件上差距比較大;2、很多老員工有一套自己處事的方法,雖然有些技術上是大牛,但是各種不合作,推鍋;3、IPD雖然把公司流程正規化了,但在國外很老的技術,不僅以前的問題沒解決,還添加了很多新問題;4、大家早沒有了“勝則舉杯相慶,敗則生死相救”的感覺。

在華為待了8年,HWT離職時沒有留戀與不舍,“無休止的加班、項目進度、問題、電話會議、流程、膠片、甩鍋... 在研發的道路上越走越偏...”

HWU到華為時,恰逢“A國事件”,本來想著乘著大浪能干點實事,“結果還是太年輕了”。他發現大家都是為了績效各自明爭暗斗,工作上基本關注業務內容,開發技術相關內容很少涉足(很多人基本不開發)。再者,部門之間墻重,各種甩鍋,“本來一些小事件,郵件滿天飛,動不動就上升2、3級部長。”

HWV挺慘的,社招入職一年半,“已經替部門背了2個C,走之前大概率會再背一個,入職前聽說這是慣例的常用手段。”

至于給C的理由,他認為很扯淡。“內部勾心斗角,互相拉派系關系。部門之間互相推諉。推動困難,自認為工作態度積極認真,對工作和項目一絲不茍,加班加點努力完成,輸出不少成果。只是考評太扯了······”HWV對此太多失望。

HWW曾一度以在華為工作為傲,時至今日華為依舊對外顯示了讓人敬佩的氣勢,但他發現,華為已經得了“大公司病”,而且病得不輕,“不斷地刷新價值觀,沒有了精神文化,少了一點人情味和對人的尊重,剩下‘有錢能使鬼推磨’。”

兩年前,出于對海思的傾慕,HWX不顧勸阻來到華為,“沒成想來了之后各種被坑背鍋,辛苦工作不被承認,心被傷透后,無奈選擇離開”,他說,“華為是座圍城,大家且行且珍惜。”

挖礦大叔在翻閱近千條“慣例貼”時,注意到華為員工的“忍狠滾”三字訣。

所謂“忍狠滾”,華為員工理解為,“要么忍著,要么對自己狠一點,實在不行就滾。”

歡迎分享本文,轉載請保留出處:http://www.jlrygt.tw/thread-570370-1-1.html     【打印本頁】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發表評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廠商推薦

相關視頻

關于我們  -  服務條款  -  使用指南  -  站點地圖  -  友情鏈接  -  聯系我們
電子工程網 © 版權所有   京ICP備16069177號 |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702
回頂部
刮刮乐奖金 最全的网球比分直播 股票涨跌停家怎么样计算 融丰配资 2009年中国股票指数 日本强制侵犯系列av 江苏快3 聚融信配资 股票分析报告 搜狐彩票足球指数中心 足球指数即时赔率 海南飞鱼 顺市配资 李嘉诚2000元理财 股票配资平台官网 原千岁2019作品 快乐时时彩